关爱行动

无悔人生

作者:靳囡囡   文章来源:网站原创   点击数:737    更新时间:2016-02-01 10:35:18

无悔人生


1月30日,项目小组在完成了蒋庆泉和孙景坤两位老战友久别重逢的心愿后,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孙景坤老人,陪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的蒋老,返回辽宁省锦州市大岭村蒋老家中对老人进行深入采访。

大岭村村口


一落座,蒋老就热情的为我们展示了他保存的书稿、勋章、证书、照片、各界友人的赠书等。随着谈话的深入,蒋老为我们讲述了他最不愿提及的一段往事……


怒发冲冠, 墨笔难书, 寻无路 。

烽燧猖獗倾雨雾。

猛抬头, 竭嘶肃, 属杀戮。

血线冲天入泥土,弹雨洗,悲壮述。

灵魂深处,一场大梦,暮年悟。

只当迷猜,无怨无悔,国强庶民富。

——蒋庆泉随笔


“我可以不承认我是《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但我绝不能否认战地记者洪炉《顽强的声音——记步话机员蒋庆泉》这篇长篇通讯是完全真实的”这是蒋庆泉老人谈起往事的开场白。

年轻时的蒋庆泉


那是1953年4月16日,蒋庆泉所在的23军67师某团5连,在朝鲜石岘洞北山与强敌展开激战。当时蒋庆泉担任步话机员,与师部通信兵陆洪坤进行通信联络。战斗异常惨烈,5连伤亡很大,近200人的加强连打得只剩下10多个人了。“我们退到一个碉堡里,敌人用机枪封锁了射击口,向我们扑来。我用步话机喊,向我的碉堡开炮!快开炮!!”回忆当时的情景,蒋庆泉老人一脸悲怆:“那时候没想别的,就是让炮兵向我们开炮,把敌人也炸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没有等到我方的炮弹,却等来了敌人的进攻。本想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蒋庆泉身负重伤,昏迷后被俘,之后被送往战俘营。

讲述


被捕后敌人用美食美女诱惑他,他毫不动摇,坚守一个信念“要回家,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敌人又威胁要在他胳膊上刺反共口号,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说“你们如果给我胳膊上刺字,我就砍掉自己的胳膊!”一位当时在场的台湾翻译都不禁佩服这名瘦削的军人,甚至说出:“你是好样儿的,我也是中国人,钦佩你这股劲儿!”在他的坚持下,1953年8月,最后一批交换战俘时,蒋庆泉回到了祖国,返回老家务农至今。

倾听


那次战斗结束后,23军《战地报》记者洪炉采访到与前方战场实时通讯的师部通信兵陆洪坤,了解了蒋庆泉的事迹,写出《顽强的声音——记步话机员蒋庆泉》的长篇通讯。后来电影《英雄儿女》将文中“向我开炮”情节加入影片中,使王成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蒋庆泉第一次看完《英雄儿女》后,内心有一个声音“这不就是自己吗?!啊,那不是我,王成是千千万个中国英雄的化身,人家没有做俘虏,而是为了国家牺牲了。”家人都睡着后,蒋庆泉偷偷在被窝里哭。战俘的经历,是他内心的一个巨大伤痛,那时人们认为军人只能战死,不能被俘!想到这些,蒋庆泉内心一阵绞痛。从此再也不敢看这部电影,在村子里也从不敢提起那段经历,怕连累妻子儿女,这个秘密深埋在他心中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


近几年由于洪炉和陆洪坤这两位当年亲历者的出现,使得蒋庆泉沉默数十年的故事传播开来。2010年,蒋庆泉应邀参加了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功臣关爱专项基金为纪念抗美援朝60周年举办的《英雄赞歌 功臣关爱 献给最可爱的人》活动,从那时起至今基金会对蒋老的关爱已进入第六个年头。

耿理事长题字



“有人说我是英雄,不管在任何地点、任何时候,我从没承认我是英雄。但是我不能否认我是有血性的中国人!”蒋老历经几年完成了回忆录,一直希望能出版,还原真实的历史。基金会得知这个消息后,于2014年6月安排蒋老进京校对书稿,耿理事长亲自去宾馆看望老人并送去笔记本电脑方便他写书。这次项目小组又给蒋老带来了慰问金、羽绒服等慰问品。特别让蒋老感动的是,理事长得知他喜欢看书,事先专门准备了一套历史书籍,并题字向蒋老问候。蒋庆泉老人很感谢基金会几年来的陪伴和关爱,让我们一定转达他对理事长的感激之情。

拍摄中


每次问到生活上有什么困难,蒋老都说没有,其实他的家境也不富裕。当年长子蒋立考上大学,全家举债供他完成学业,多年后才把这笔外债陆续还完。蒋老的小儿媳跟我们说,公公婆婆不让子女找当地政府和民政反映困难,老人说我们自己有一双手,就不能跟政府要东西。十多年如一日坚持和老伴儿做鞋垫到集市上去卖,一副一块钱,靠着勤劳还债,绝不给国家和政府添一点麻烦。

合影


“我的诉说,你的默然,各持观点,无愧心宽。

守旧不可取,往事当回首,观念要更新,步步跟党走。”

——蒋庆泉座右铭

对自己这一生,蒋庆泉说“我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有人问我怨恨吗?我不怨恨,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们,我是幸运的,此生无怨无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