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行动

“我们永远在一起” ——看望四川省中国远征军及滇西抗战老兵

作者:项目组工作人员   文章来源:网站原创   点击数:862    更新时间:2015-10-20 14:17:16

   2015年10月19日上午,基金会一行10人,分两组慰问了8位四川省中国远征军及滇西抗战老兵。自2014年,基金会关爱四川省远征军老兵117人,在四川省开创了“三个第一”,总金额第一大,单笔金额第一高,第一家承诺关爱老兵直至终老的基金会。到2015年,四川省远征军健在100人。


杨仲春︱百岁的约定

   杨仲春,现年95岁高龄了,原是驻印军战车营炮兵,参加过那场惨烈的松山战役,这次战争解除了日军对英军的封锁,共解救7000余人。

   秘书长给老人献上勋章和锦旗后,老人激动地拉着秘书长的手来到屋内,把他珍藏的东西拿了出来,然后一一讲解,看到老人幸福和喜悦的表情,我们忍不住咽哽了,围着老人坐下,听他讲故事。

老人的宝贝都放在这样一个布口袋了


   其实,开始与老人交流时,老两口都很拘谨。等我们要离开时,杨奶奶打开了话匣子,告诉我们他们现在有了政府的认可和基金会的关爱,特别是今天的场面让他们全家五代人都感到很自豪。

热情的街坊们


   这时杨老也不见外了,回到屋里拿出了一个坏了的收音机,让我们帮他修理,随队志愿者杨燕明女士赶紧拿出一百元,委托当地工作人员给老人买个新的送来。看来老人是真把我们当亲人了,这让我们很欣慰!

亲切的杨奶奶


   临别前,老两口还对我们问寒问暖的,言语间流露着喜悦的心情,杨奶奶一直要我们“多耍会儿”,还说过几年老两口就一百岁了。秘书长和他们约定百岁时再来看望他们!

我们的军礼


廖俊义︱看到锦旗他忍不住亲吻

   廖俊义, 90岁,16岁参军,所属部队是成都空军一大队,曾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和腾冲会战。

   老人在当年的战斗中被炮弹炸伤后,双耳失聪。在看望的过程中,我们只能通过写字与老人交流,向老人介绍我们基金会。

向军人致敬


   当我们献上锦旗时,廖老不由地向锦旗致敬,满脸泪水地亲吻锦旗。

杨老忍不住流泪


李承基︱我们永远在一起

   李承基,90岁,19岁参军。参加密支那、南坎等战役。在2014年,耿志远理事长曾入户看望过李老,他的那张带着功臣关爱勋章敬礼的照片让我们印象深刻。此次,我们还专程洗出那张照片送给李老。看到老人气色不错,我们很开心。

秘书长在介绍基金会


   李老和我们讲起了他当年的战斗故事,当时他所在整个营被日军夜袭了,他冒死跳窗跑去送信,使得援军最终歼灭日军的一个中队,还夺取了一门大炮。

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与李老合影


   在李老家我们看到了满墙的照片,老人家喜欢把所有的荣誉和自豪都挂在墙上,也挂在了脸上。

李老家满墙的照片


   离开时,李老深情地说:我们永远在一起,大家共同保重!


郑维帮︱代表川军接受检阅

   郑维帮,已是100岁高龄的老人,今年被邀请参加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国庆阅兵仪式,是四川省5位抗战老兵代表中年龄最大的一位,荣获了抗战胜利70周年奖章。

郑老的纪念章


   郑老告诉我们,当他乘坐在第一辆代表川军的检阅车经过天安门广场,给习主席敬礼时,他觉得是代表川军接受检阅!

郑老戴上了他参加纪念活动的参阅证


   郑老给习主席敬礼时泪水如泉涌一般,因为他想到了在抗战中牺牲的战友们,他为代表所有川军来到北京,见证这胜利的纪念日而感到自豪。他一直振臂高喊:感谢习主席!共产党万岁!

与郑老的合影


李建功︱墙上挂着缅甸地图

   李建功,87岁,原新一军38师113团机枪连战士。我们刚一进门,老人家就说:“感谢大家的光临!”,秘书长问:“您知道我们是谁吗?”老人家说:“我当然晓得,去年我拿到了8000元,感谢!感谢!”

永远的军人


   老人原来是做文书工作的,他家的墙上,贴着一张缅甸地图,老人说,这是为了能经常回顾那段难忘的岁月。

墙上的缅甸地图


李圣言︱留在身上的历史印记

   李圣言,今年已有98岁了。他1937年参军,原属第2514083925连,参加过台儿庄等战役。李老是我们的老朋友了,这是我们第二次相见,老人看到我们非常高兴,当我们送上去年的照片作为礼物时,老人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中我们的秘书长。

李老和吴副秘书长


   聊天时,李老高兴地说起自己看到了今年的阅兵仪式上咱们中国的先进武器,他说:“打台儿庄战役的日本兵时,我们有这些武器该多好呀!”。

   这位从烽烟岁月里走出来的老人家,年轻时是一名勇敢的战士,他的身上留下多处疤痕,腿上的疤痕是被炮弹炸伤留下的,腹部的是跟日本鬼子拼刺刀,让鬼子用刺刀捅的,手上是子弹穿过留下的。

年轻时的李老帅气、俊朗


弹片留下的伤疤


   李老非常感谢基金会对他的关爱,分别时老人执意要送我们到楼下。

依依不舍


苏子良祖国没有忘记我们

   苏子良,90岁,18岁参军,原部队新一军军工兵10团。参加过滇缅战役,亲历抢渡伊洛瓦底江,解放密支那。这是我们第二次看望苏老,当年这位耄耋老人的热泪军礼犹在眼前,今年再见,老人依旧精神矍铄。见到我们,他仿佛见到亲人,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热泪军礼


   苏子良老人对基金会印象深刻,为给我们多留些纪念照片,他一直忙着写赠言,签字。

苏老在写赠言


苏老的作品


   慰问苏子良老人时,偶遇拜访他的战友韩玉久,说起耿飚前辈,他说:“我们都称他耿飚将军!”

   谈到战友,除了说到远征军,还说起当年苏子良老人当志愿军时,一次战斗到最后剩下两三个人,那天恰巧是国庆日,他们几个战士就拿出国旗,向国旗敬礼,时刻准备以身殉国,当时的媒体还报道过,遥想当年,老人感慨万千。

   当秘书长把我们基金会的徽章和宣传册赠给他时,他非常珍惜,谢了又谢,说:“我们这个月25日老兵聚会,一定带着宣传册做宣传,告诉他们,党和人民没有忘记我们!”说这话时,老人声音哽咽,眼里含着泪水。

秘书长送给韩老功臣关爱徽章


罗见渊祝愿您身体健康

   罗见渊,今年已是91岁高龄,参军时年仅13岁,先后在30集团军72军新编133722连和74571711营重机枪连服兵役,他参加过第三次长沙会战、江西赣州战役、常德等战役。

   在看望老人之前,得知他生病住院了,我们特地买了些水果看望老人。

   我们到达医院时,罗老刚从外面回来,原来当知道我们要来看望他时,老人特意让女儿把他从医院的病床上带到外面去理发。

看到锦旗,老人很欣慰


   我们愿罗老多多保重身体,好好养病,为了不让老人太激动,献上我们的心意后,我们就离开了,老人有些舍不得,不停地向我们挥手。

明年再见!


   忙碌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虽然我们一整天都在奔波,有些劳累,但比起心里的慰藉和满足,也就不觉得累了。我们珍惜每次看望老人家的机会,能听听他们故事,献上我们的敬意,我们觉得很幸福。我们在心里默默地祝愿这些老英雄晚年幸福安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