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行动

北京志远功臣关爱基金会在第四届慈展会上的路演稿

作者:功臣关爱   文章来源:功臣关爱   点击数:565    更新时间:2015-09-18 18:33:19

路演稿(一)


演讲人:兰绍君


   我是北京志远功臣关爱基金会的秘书长,我叫兰绍君。站在这里,我的心情很难平静,感觉有千言万语想与在场的各位交流分享。


   前几天我通过电视直播,看到了阅兵仪式上目光坚毅的远征军代表,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为我们基金会骄傲,因为我们是最早大规模关爱远征军的基金会。


   记得我们最初要关爱远征军的时候,有人发出疑问:“能行吗?他们可是国民党的老兵啊。”但我们的理事长耿志远先生斩钉截铁地说:“为什么不行,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英雄!”这句话始终鼓舞着我们,在三年的时间内我们深入云南、四川州县,走访慰问远征老人,一路上遇到感人的故事一箩筐。


   第一年我们去当地慰问的时候,老兵们都不敢相信,因为在长达数十年的岁月里,他们已被遗忘,有的甚至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所以最初他们看到我们时会有一些怨言。我们用心与老兵们交流,告诉他们:我们是代表耿志远理事长来看望你们,耿理事长是老一辈国家领导人耿飚的儿子。他们听后无不动容,感慨地说:共产党领导人的后代来看望我们这些国民党老兵,我们感动,我们还有什么怨言。每次看到耿理事长时,他们都会紧紧地握住理事长的手,颤抖着双唇说不出话来,紧拉着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任凭眼泪在他们那饱经风霜的脸上肆意流淌,有的甚至嚎啕大哭......


   我们基金会承诺每年都向老兵们送关爱金,看望他们。几年下来,看着被我们关爱的老人们浑浊的眼睛里逐渐有了光彩,沧桑的脸上舒展开了笑容,我们高兴,我们欣慰.....视频中百岁老人曾辉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他从最初见到我们的疑惑与不信任,到今天说出了那句让所有人为之震撼的话语:“你们爱国家就是爱我!”每次想起这句话,我就忍不住想流泪,我们几年的奔波与辛苦,值了!


   当这些昔日的国民党老兵群体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时,社会上却出现了一些否定共产党抗日和抹杀历史的声音。我想说,历史是不容抹杀的,我们基金会在慰问共产党领导的山东敌后抗日老兵、支前模范及东北抗联英雄时,我们真切了解到共产党人在缺衣少食、装备落后、日军占据的艰苦条件下,团结一心,坚持抗战达14年之久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抗日战争是一场持久战,是中华民族的军民齐心协力赢得的,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


   战争结束70年了,这些民族英雄正在老去,每年我们去看他们的时候,都发现不少老人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时不我待,我们希望竭尽所能在老人有限的生命里多为他们做点事。在此也呼吁大家: 请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为这些英雄老人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谢谢大家!



路演稿(二)


演讲人:李慧


公益界的前辈们、同仁们:

   

   您们好!


   我是一名来自北京志远功臣关爱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三年前,我带着一份冲动到北京尝试着打拼,幸运地接触到了“功臣关爱”,听这里的长辈讲了许多兵团人用一生的精力守卫国土,稳定新疆的故事。下面请大家观看这段由基金会监制的短片,您可以从中了解一些兵团人的真实生活。


   这仅仅是兵团人的一个缩影,在基金会的关爱活动中常常听兵团的爷爷奶奶们讲:第一代军垦人进疆时居住的是地窝子,也就是在地下挖一个坑,顶上放几根木头,搭上树枝,再用泥巴盖顶就可以了。地窝子里面没有家具,只是用野草铺地,苇子编门,早上起来一叠被子,常常会发现蛇在下面。每当刮大风的时候,在里面都会迷眼睛,盛上一碗饭,一会儿就刮进半碗沙。而第一批军垦人在地窝子里一住就是三五年。那时候他们喝的水是涝坝里的黑泥汤水,就是在地下挖个坑,囤积起雨水留着喝。开荒时,他们的手上都是一排排的血泡,磨破了,把坎土曼木柄都染红了,每天早晨只好到河边去清洗,否则会黏手,几百只砍土镘插进小河里,河水也被染红了。兵团人提到少数民族时既不叫同胞,也不叫新疆人,而是亲切地叫老乡。兵团人为了不与老乡争地,就在盐碱地上研究种水稻,初春时节,要引刚融化的雪水灌溉,洗盐碱地。那时人要泡在刺骨的盐碱水里播种,一天下来腿就泡的红肿,一旦破了,疼痛难忍,第二天抹了凡士林就继续干活。回顾过去,兵团的爷爷告诉我:其实,当时许多困难不是克服的,而是忍受过来的。有人统计过,兵团人在两大沙漠边缘地带造林近百万亩,修筑的水渠总长度可绕地球两圈多,兵团人起初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在天山南北创造了人间奇迹。


   早在2011年,耿志远理事长就曾顶风冒雪到兵团去看望短片中的李青春夫妇,深入基层了解他们的需求。当得知他们当中很多人一辈子未到过北京,这辈子唯一的心愿是到首都北京走走看看时,耿理事长毅然决定开启圆梦北京项目,让这些在艰苦环境下守卫边疆的兵团功臣了却多年心愿。


   从那时开始,基金会迎来了一批批的兵团老战士。这些没因生活艰苦而哭过的爷爷奶奶们,看到祖国的壮美河山,禁不住老泪纵横。天安门城楼上,留下了他们含泪挥手致意的身影,长城上回响着他们激动的呐喊。83岁的李宝山爷爷,在爬长城时,整个衬衫都被汗水湿透了,但他却愉快地说:“我终于看到梦寐以求的首都了,感谢基金会,帮我实现了一生最大的心愿……”在进京活动的联谊会上,他们站在台上发言,畅谈他们在新疆的点点滴滴,尽情抒发对祖国的热爱,对基金会的感激,主持人甚至几次提醒,他们都不肯下来,他们太需要向祖国和人民诉说了,到了北京,他们仿佛能真正感觉到祖国怀抱的温暖,这种骄傲,这种幸福,是我们这些常驻内地的人所无法理解的。他们年纪大了,在京期间我们都给予老人细心的照料,但这与他们为祖国建设的付出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可是爷爷奶奶们,拉着我们的手说:“你们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不算是什么功臣,却受到社会这样的认可,基金会又发给我们功臣勋章,我们感到受之有愧。”但是如果没有他们几代兵团人的坚守和奉献,我们又怎么能在这样和平的环境中享受生活呢?他们就是国家当之无愧的功臣!是他们让我们懂得了什么是无私,什么是奉献,让我们更加懂得了知足和感恩。在此,祝愿所有的兵团人健康长寿,也欢迎在座的各位能加入到关爱兵团人的队伍中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