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行动

情深似海 义重如山

作者:耿志远   文章来源:功臣关爱   点击数:2206    更新时间:2015-08-30 13:26:21

情深似海 义重如山


8月29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到来前夕,一枚金光闪闪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佩戴在了妈妈赵兰香的胸前。


革命老人——赵兰香


1923年,妈妈出生在西北封闭小县城——庆阳的一个有着封建传统的贫民家庭。为保卫延安,1937年爸爸耿飚所在的部队八路军129师385旅驻防庆阳。妈妈勇敢地冲破封建礼教,与爸爸自由恋爱结婚,还参加了革命。在妈妈的动员下,当地女孩子敢于到共产党办的女子学校上学了;受妈妈的影响,其她一些姑娘也冲破不嫁外乡人,不嫁当兵人的习俗,嫁给了八路军。从那以后妈妈的命运紧紧地和爸爸连在了一起,他们响应党的号召搞大生产,两人一起纺线线、织袜子、种菜、学文化。爸爸上前线,妈妈就在家照顾孩子,不同时期做过卫生员、接生员、教员、机要员、秘书等。解放后,他们被调到外交部,一起学外语,担任驻外使节。最黑暗的文革期间,爸爸受到造反派的批斗,白天妈妈陪斗,晚上回来还要照顾爸爸身体。当江青公然点爸爸的名,给爸爸巨大压力的时候,妈妈从精神上安慰爸爸,给爸爸以鼓励和信心。爸爸卧病,妈妈始终陪伴在他身边。妈妈一生默默地、勤勤恳恳地尽己力为党和国家工作。无论爸爸处于顺境还是逆境,妈妈始终紧紧的跟随着爸爸,不离不弃。他们的感情就像爸爸给妈妈的题词所说“情深似海义重如山”。


题词


在此,我想借尤志芳、鄢小琴写的《两情依依地久天长——赵兰香的世纪人生》这篇文章庆祝妈妈荣获抗日纪念章。

耿志远

20158

纪念章


两情依依  地久天长

——赵兰香的世纪人生

作者:尤志芳、鄢小琴


庆阳县城是一个山环水绕、人杰地灵的地方。从环县和华池县山区沟壑林莽间穿山度岭逶迤而来的两条河流,像两围玉带,分别从城东城西缠腰而过,在城南汇合成马莲河,向南注入泾河而再入于渭水。县城形如展翅凤凰,两翼修长,头尾俨然,素有“凤城”之谓。传说周先祖不窋“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时,有凤来仪,遂骑凤西来,见此地山明水秀,匐然落地,凤化为城。周先祖便在此“务耕种,行地宜”,开创王业。这里瑞气祥云,人民颖悟。被庆阳人民时时挂念的耿飚同志的夫人赵兰香,1923年就出生在这座美丽的凤城里。


庆阳女子多才俊



辛亥革命推翻了几千年封建帝制,女子教育成为民众教育的组成部分。1924年,国民党政府在庆城西街王母宫办起了女子小学。赵兰香的家就在县城钟楼巷,离学校很近,从记事时起,穿着蓝裙子的女校学生就成为小兰香羡慕的对象。

赵兰香的家庭十分贫穷,早先,父亲靠定时到家门口的慈云寺敲那口镌着女真文的大铁钟获得一点报酬养家糊口。后来寺院败落,就只能依靠母亲用借来的牲口给人磨面,赚得一点面粉蒸成馒头,让父亲拿到街上卖。因此,家中常免不了断顿,要向亲朋告借。


五岁多时,父母和奶奶领着她借居到比较富裕的县城边家。边家有个比兰香大两岁的小姑娘边兰英,从此上无兄下无妹的独生女儿小兰香有了最知己的小伙伴。有时兰英就把兰香领到自己家里去吃饭。她们一起玩过家家,捉迷藏,一起学绣花,做针线,绣针扎,绣肚兜,鞋面上、袜后跟都绣上了精致的小花朵。


虽然那时国民党政府也禁止女子缠脚,但是延续了上千年的封建陋习,岂是一纸公文所能禁止得了的。七岁多时,兰香和兰英两个小姑娘被各自的母亲拉在土炕上缠脚,先裹几层三寸宽的布条,再裹几层一寸宽的布条,然后用毛线缠紧,搬来捣衣用的青石板压在脚上。钻心的疼痛使小兰香又哭又闹,父亲心疼女儿,坚决阻止妻子为女儿缠脚。毕竟已到了民国时代,民风逐渐开化,母亲也就不再坚持给她缠脚,赵兰香为自己的一双脚争得了解放。


七岁多时,从小就很有主见的小兰香要上学。尽管家庭生活困难,但她是一家人的掌上明珠。或许是女人都有着被社会和家庭歧视的痛苦经历,奶奶首先支持孙女儿去念书,不当“睁眼瞎”。她劝边家母亲,让兰英也去念书。1930年秋天,赵奶奶一手牵着兰香一手牵着兰英,把她们送进了学校。兰香的父亲不同意,追到学堂把她赶了回来。后来到底拗不过女儿,只好让步,兰香如愿以偿。


学校只有一间教室,十分简陋,一名女教员带着年龄不等的十多名女学生,每天除了学国语、算术,还要诵读《三字经》、《女儿经》,咿咿呀呀,死记硬背。


趁“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的有利时机,到达陕北后进入环县的红军教导师2000余人,于19361227日,移师南进庆阳县城。次年2月,蔡畅率领陕甘宁省委工作团从环县河连湾也到了庆阳县。庆阳抗日救国联合会、抗日指导委员会和贫农会、妇女会、青年会很快成立起来,军歌嘹亮,战旗猎猎,庆阳成为陇东抗日和革命的策源地和大本营。那些驻扎在街上的女兵团战士飒爽的英姿和军帽上的闪闪红星,强烈地吸引着赵兰香。女兵们在街上搞宣传,刷标语,兰香跟前跑后,羡慕地想啥时我也能像她们一样。


红军到来后,国民党教师外逃,女子学校停办。部队派女干部黄友群、何桂英、王英强三人来到女校。刚开始,一些人对红军不了解,不让自己的女儿去学校。赵兰香自告奋勇,和边兰英一起领着女干部挨门挨户动员学生。一些思想守旧的人看不惯她们抛头露面的行为,在背后指指点点,甚至说闲话,见她们来就把大门关上。勇敢的赵兰香三番五次上门宣传,耐心说服人们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学校。女孩子们一个个被她们动员出来,到年底已增加到40多名,后来逐年增加到近百名。学校取消了《女儿经》,增设了政治课,对学生进行民族革命、抗日救国、男女平等的教育。


绽脚是把妇女从几千年封建压迫下解放出来的最艰难的一场斗争。从清末到民国再到解放,提倡妇女绽脚,历时百年之久,直到新中国建立,才彻底革除了缠脚这一陋习。学校成立了“剪脚布”小组,见到缠脚的女学生就动员放开,还到女学生家做宣传。此后,女校的学生再也没有一个是缠脚的。


红军教导师和工作团进驻庆阳,揭开了庆阳革命斗争的序幕,也揭开了妇女解放的新篇章。193738日,庆阳第一次举行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大会。在庆城南街大操场上,赵兰香和女校学生以及红军女战士200多人坐在会场中央,与上千名干部群众一起,聆听了蔡大姐的讲话,她知道了“三八”节的来历,懂得了妇女必须团结起来,打碎封建枷锁,争取男女平等的权利。她亲眼目睹了蔡大姐领导的妇女组织为被封建恶势力逼死的两名妇女伸冤雪恨的斗争,参加了庆阳县打倒恶霸地主冯翊清的“反冯灭霸”斗争。在革命洪流的洗礼中,她的阶级觉悟不断提高,懂得了共产党是穷人的大救星,相信只有跟定共产党,才能有贫苦人民的翻身解放,才会有光明的前途,幸福的日子。


19377月,庆城政界、学界、商界等各界人士在庆城大礼堂召开女子学校第一届毕业生典礼大会。赵兰香、边兰英等4名女同学,穿着阴丹士林的大襟旗袍,梳着一条发辫,留着整齐的刘海,端端正正地坐在台子中间,度过了令人难忘的一天。她们的家人都收到了喜报和喜贴。毕业后学习成绩优异的赵兰香和边兰英被聘请为女校教师,赵兰香给学生带国语和图画,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革命的巨大吸引力,使凤城一大群向往幸福的年轻女子,在三四十年代,和赵兰香一样,如雏凤凌空,一个个飞出家门参加革命,自由恋爱结婚,留下了精彩的人生。


百年佳侣始牵手



“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全国人民抗日情绪高涨。为了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我党在领导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后,根据同国民党达成的协议,于19378月,将红军主力部队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开赴华北前线。193710月下旬,担任保卫陕甘宁边区的八路军留守兵团129385旅驻防陇东,旅部设在陕甘宁边区24县之一的庆阳县城外的田家城。那时耿飚同志担任385旅副旅长兼副政委、参谋长、军法处长,并任庆阳城防司令。


耿飚同志是湖南醴陵人,读过两年私塾,由于家庭贫穷,到工厂当学徒。早年曾参加工人运动和农民革命运动,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于19373月作为援西军四军参谋长驻防镇原,10月下旬来到庆阳,因此,与陇东有着不解的情缘。


当时第二次国共合作,庆阳县是两党共管地区,双层政权并存。385旅的领导都进了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民主政府,随行人员也都参加地方工作。有一个时期,385旅政委甘渭汉的爱人赵文为担任西街女校校长。赵校长是一个非常热情的女干部,她和丈夫一样,关心着副政委耿飚的生活。她看中了女教师赵兰香的聪颖大方,便和甘政委商量决定当一次红娘。


   1940年夏季的一天,在甘政委和赵校长安排下,耿飚来到了女子学校。他浓眉大眼,个头挺拔,一身洗得发白的粗布军装整洁而合身。当赵校长把耿飚介绍给赵兰香时,两人同时眼前一亮。赵兰香被他的军人气质所慑服,而耿飚则为这个文静的姑娘所倾倒。从这时开始,在繁忙的工作间隙,两人交往日益密切。耿飚抽空到赵兰香家去,他说话和气,待人诚恳、亲切,没有一点架子,深得兰香父母的喜爱。赵兰香也深深崇拜这位知识丰富、兴趣广泛、多才多艺的八路军首长。


   赵兰香的父亲是一位比较务实的人,他想把自己的独生女嫁到一个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家道殷实的人家,老两口将来也有所依靠。因此,当知道耿飚想要娶赵兰香时,他坚决不同意。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军人保不定哪天就会战死沙场,他害怕耽误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可赵兰香是一位向往光明和目光远大的年轻教师,她对革命前途充满了乐观,抱定了非耿飚不嫁的念头。有开明的母亲支持,兰香知道父亲是爱她的,终究会被说服。耿飚请庆城有地位和影响的商会会长做兰香父亲的工作,父亲的思想终于转变了,同意了女儿的选择。


   194175日,赵兰香和耿飚的婚礼在庆阳女校的一间教室里举行。385旅的首长,学校的教师和赵兰香的亲朋好友参加了这个简朴而热烈的婚礼。大家共祝他们天长地久,白头偕老。赵兰香心情格外激动,这是她与封建礼教斗争的结果,是千百年来女子冲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而主宰自己命运的胜利。她不仅为庆阳女子争取婚姻自由树立了榜样,也开辟了充满传奇的人生之路。


读书纺纱两相得



赵兰香和耿飚结婚后住在旅部的一孔窑洞里,她仍然在女校教学。耿飚的工作非常繁忙,但他抓紧学习知识,借来了全套中学课本,利用晚上自学,赵兰香也只有高小程度,但两颗相爱的心使他们能克服一切困难。无论是在夏日溽热的庆阳城,还是冬日冰冷的窑洞中,他们在如豆的煤油灯下,学习文化,学习政治,互相帮助,共同讨论,在革命的理想中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升华。虽然条件艰苦,但他们的心比蜜还甜。


为了打破国民党反动派对边区的经济封锁,1941年毛泽东发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并于1942年开展整风运动。这一年,耿飚奉命离开385旅去延安参加整风学习。1944年,赵兰香也离开女子学校去延安大学中学部学习,夫妻在延安相聚。这是她离开父母和家乡的第一次远行。也就是从这里开始,赵兰香开始了伴随丈夫戎马倥偬的战争生活、欧风美雨的外交生涯和狂风疾浪的政治运动,在革命的大熔炉中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共产主义战士。


在延安,他们一边学习,一边响应党中央号召开展大生产运动。延大为每个学员分配纺棉纱、织毛袜的指标。耿飚是个心灵手巧的人,他拿出自己的钳工手艺,为赵兰香做了一部手摇纺车。


在上课之余,赵兰香和女学员一起,摇动车把,抽纱纺线。每到周末,耿飚便来延大接妻子。他扛起纺车在前边大步流星,赵兰香在后边紧紧相随。不时碰到熟人们的戏谑,年轻的赵兰香漂亮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周末的晚上和星期日,在中央党校宿舍前的空地上,耿飚用右手熟练地摇着纺车,左手一起一落,雪白的线穗子一点点变胖增大。赵兰香则在一边忙忙地摊棉花,做棉捻,为丈夫打下手。他们一边纺线,一边谈话,交流着知识,也交流着感情。回到宿舍,又拿起竹针,帮妻子织袜子。他线纺得匀,袜子织得快,常让妻子自感弗如。他把自己对妻子的爱,都纺进了棉线穗,织进了毛线袜。他们还开荒种菜,种出的白菜一棵能称20多斤重。


耿飚十分珍惜这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他除了学习规定的课程外,还自学了一些古今中外的军事著作,将日本人所作的《克劳什维茨和孙子思想的研究与比较》抄刻油印了十多本,分赠战友,成为他在战争年代仅存下来的极为珍贵的历史资料,也是他留给妻子最珍贵的纪念品。


炮火硝烟情相系



19449月,在耿飚多次请战下,中央任命他为晋察冀军区副参谋长。这位金戈铁马从战场上拼杀出来的红军将领,在留守后方6年之久后终于如愿以偿,奔赴抗日前线,指挥千军万马和日本帝国主义作殊死拼杀。


这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二次分别。不同的是第一次耿飚是去上中央党校,而这一次是上战场。上战场就意味着随时都会有牺牲,意味着夫妻间难以常聚的分离。赵兰香的心每天都追随着丈夫,她一边关心着前方传来的胜利捷报,一边担心着丈夫的安危。这是战争年代每一个军人的妻子都无法避免的担忧和思念。但赵兰香更懂得共产党人首先要为人民和民族的利益去牺牲,她以更加勤奋的努力学习和生产,为战争作贡献。在延大,她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在大生产运动中被誉为纺线能手。


1945年毕业后,赵兰香被派往西华池做新法助产和医务卫生的宣传工作。作为一名延大毕业生,她像许多女干部一样走村串户,给妇女讲解革命道理,组织扫盲识字,宣传新法接生和妇女绽脚。


抗日战争胜利前夕,赵兰香在中共地下秘密交通员的护送下,越过日伪的层层封锁线,抵达晋察冀解放区,来到了丈夫身边,被分配在晋察冀军区联络处工作。8月,随军收复了张家口。194611月,她随同军区直属队离开张家口,撤到河北省涞源地区,在军区生产合作社工作,为部队筹备和供应物资。


从那时到北平解放,赵兰香跟随丈夫参加了正太战役、青沧战役、保北战役、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以及平津战役、太原战役等大大小小数十场战役和战斗。她虽然没有在战斗的第一线拼杀,可是她每天都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败蒋介石反动军队的胜利消息所鼓舞,为丈夫杰出的军事才华所激动。由于战事紧张,他们相聚的时间很少,只有在两个战役的间歇,赵兰香才能赶到前线同耿飚见面,带去一个妻子对丈夫的抚慰和温暖。那是多么令人惊心动魄的岁月啊,每时每刻,赵兰香为着人民解放事业的辉煌胜利,与丈夫的心一起激烈跳动,一起欢呼雀跃,一起魂牵梦绕。


解放战争时期的耿飚、赵兰香夫妇


19491月,北平和平解放,赵兰香随军进入北平,她以激动的泪水,享受着人民军队夺取江山的喜悦。2月份,耿飚奉命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19兵团向大西北进军,赵兰香随军进发。宁夏解放后,她被分配到银川市当小学教员。在硝烟炮火的战争环境中,两颗挚爱的心始终时时牵挂,紧紧相系。那是和平时代的人们所无法体会得到的生命链条的连接和感动,是不同寻常的两情缱绻,他们肩并肩迎来了黎明。


外交生涯共月明


耿飚和赵兰香共同走过了炮火硝烟的战争年代,迎来了祖国的和平解放,又携手走进了另一种战场——外交战线。那里虽然没有炮火硝烟,但依然充满了艰难和复杂的斗争,充满了看不见的硝烟。


1950年,耿飚作为新中国选派的第一批10名大使之一,偕赵兰香踏上了瑞典的国土。那时新中国刚诞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与我们为敌,只有保持中立立场的瑞典,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耿飚既是驻瑞典大使,又兼芬兰和丹麦的公使。赵兰香以夫人身份,在使馆担任秘书工作,负责内部管理。为了适应工作,他们又开始学习外语,熟悉所在国的历史、风俗、礼仪甚至着装。他们聘请了本地教师到使馆当老师。从此,他们又像在庆阳和延安时那样,夫妻互勉,共同学习,每天早早起床,跟着教员朗诵一个小时英语才去上班。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互相提示、考问,强化记忆,非常用功。为了尽快适应工作,赵兰香趁耿飚回国间隙,在外国语学院陆续进修了一年多英语,很快达到了应付日常事务的水平。


耿飚这位昔日骁勇善战的将军,在外交岗位上同样保持着果断、坚决、雷厉风行、洞察秋毫、无畏无惧的作风。他将革命战争中积累的战略和作战经验运用到外交工作上,使他不仅能够通观一个国家的战略形势,而且能够运用机智灵活的方法开展外交工作,成为一名知名的外交家。而赵兰香朝夕相随,对丈夫的工作和生活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帮助。


外交是一件和谐国际间关系的工作,夫人的作用十分重要。有时,一些通过正式的外交渠道不能获得满意解决的事情,通过两国夫人之间的交往和融通,就会变得容易一些。周恩来总理非常重视外交方面的夫人工作,每年邓颖超都要把出国大使们的夫人请来座谈吃饭,鼓励她们协助丈夫开展工作。在国外期间,赵兰香常常根据丈夫工作需要,利用节日进行夫人间的拜访,有时还带着孩子,使气氛更加融洽亲密。


赵兰香负责办公室的工作,她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她全凭脑子记事,头脑清楚,记忆力好。耿飚的活动安排,其他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她都安排得妥妥贴贴,井井有条。她从小接受奶奶和母亲的严格闺训,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言语谨慎,不随便说话。成为大使夫人之后,她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和仪表,把东方女性的温柔娴淑、雍容大度和办事的干净利索带到国外,使外国人通过她的言行见识到了东方女性的风采。


后来,耿飚还出使过巴基斯坦、缅甸和阿尔巴尼亚,赵兰香一直跟随出使。他们二人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共同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工作了二十载,留下了又一段人间佳话。


同历磨难气如虹



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赵兰香同耿飚一起,经历了一场生死磨难,而磨难更使他俩肝胆相照,情深意厚。


1968年,文化大革命在“旗手”江青的操纵下,把夺权之风刮到了上至中央部委、下至机关单位的一切领域。耿飚曾担任外交部副部长,协助陈毅部长工作,所以造反派硬要逼迫耿飚揭发陈毅的所谓“罪行”。他们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各种形式的批斗。耿飚和许多老同志一样对造反派的倒行逆施怒火填膺,对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忧心忡忡。每次批斗,赵兰香都陪站在丈夫身边,支持着丈夫与邪恶斗争的勇气。还把家里仅有的一点西洋参切成片装在耿飚的口袋里,让他在挨批斗时含在口中,增强身体的耐力。对于造反派逼赵兰香揭发耿飚的问题,赵兰香心明如镜。丈夫是她心中一颗参天大树,她深知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外交工作中叱咤风云、指挥若定的丈夫,她了解他鞠躬尽瘁、忠诚坦荡为党和人民工作的耿耿胸怀,他没有罪行,只有功劳。赵兰香以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勇气,顶住了袭向她的一切压力,不曾有半点屈服。她和耿飚像家乡枣树湾那两棵扭结在一起的百年大树,紧紧依靠在一起,共同抵御着狂风暴雨,在相互支持和慰勉中度过了那阴霾满天的艰难岁月


此情如叶常想根



1971年,耿飚和赵兰香调回国内工作,赵兰香作为耿飚的秘书一直在他的办公室工作。耿飚先后担任过中联部部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国防部长、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工作涉及到党政军的不同领域,十分繁重。但只要庆阳有人去探望和求见,耿飚和赵兰香都热情接待,他们惦记着庆阳人民,惦记着庆阳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一有机会就给予帮助。


1986年,庆阳县要办兔毛纺纱厂,有些事协调不通,就派人求助。赵兰香安排来人见了耿飚,耿飚介绍他去见轻纺部吴文英部长,使问题得到了满意解决。


1987年,西峰变电站扩大改造,资金缺口较大。在赵兰香引荐下,耿飚听取了来人汇报,让秘书写了一封信给分管司局,将此工程列为国家投资项目,争取到建设资金4700万元,使庆阳全部实现了刘家峡供电,结束了需要靠火电补充用电的历史。


1990年,庆阳地区汇报会在北京召开,邀请庆阳籍和原在庆阳工作过的省部级以上老领导出席,其目的在于通过他们为庆阳的经济发展向国家争取项目和资金。来人通过赵兰香邀请耿飚参加,赵兰香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耿飚按时到会。那一次会议上,对庆阳很有感情的老领导们了解了庆阳的发展和困难,共同为庆阳地区争取到了庆平铁路立项、引黄工程立项和给庆阳拨付3万吨原油指标以解决庆化厂原料不足等问题,给予了庆阳发展以极大的支持。


赵兰香在解放后接父母到北京生活,家中留下了一座宅院。曾经有一个远房侄子多次写信表示愿意过继给赵兰香的父母当儿子,想继承这院地方。赵兰香摒弃接续香火、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毅然把它捐献给县城幼儿园。


在筹建庆阳周祖陵公园时,赵兰香代表耿飚和家人,捐赠现金2万元,献上了一个庆阳女儿对家乡开发建设的心意。


不管是战争时期还是和平年代,赵兰香和耿飚为庆阳人民所做出的一切贡献,庆阳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相扶相携度人生



作为耿飚同志的夫人,赵兰香完全把自己交给了丈夫的事业和革命工作,尽一切可能在工作上支持,在生活上照顾,安排好孩子和家庭生活,不让他分心。


赵兰香的孩子都是在革命战争年代出生的,1946年和1948年小儿子和小女儿出生时,耿飚都在前线作战。可赵兰香知道丈夫是在干一件把国家和人民拯救出苦海的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她并不奢望丈夫能在身边,只要仗能打胜,只要丈夫平安,她就心满意足。她把大女儿和大儿子送回庆阳老家让父母代为抚养,直到全国解放,才把父母和孩子一同接到北京团聚。但很快她又随夫出使国外,一家人又离多聚少。但为了革命,他们只能舍弃小家庭的温情。“苦了我一人,温暖千万家。”这就是他们那一代老革命家和共产党人的人生信念和追求。


耿飚是我党的一位高级领导,但他同时又是一个保持着平民本色的工人阶级的儿子。他多才多艺,勤奋努力。早年在红军时期就学会了开汽车、修手表,当时军队中许多同志的手表都经过他的修理。建国后,修表仍是他的嗜好。他还会吹笛子、弹琴、绘画、刻图章,在工作的闲遐之余,为赵兰香和每个子女都刻了一枚图章。解放之后的家庭生活中,尽管有服务人员,但他什么都愿亲自动手,有一次为了挂窗帘,从高处摔下跌伤了腿,成为赵兰香心中永远的愧疚


耿飚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赵兰香的时间也多了,思乡之情时刻萦绕于脑际。耿飚也在怀念着在庆阳工作战斗过的岁月,怀念着黄土高原马莲河畔他们相识相恋过的地方,他们特别想在这个地方庆祝他们结婚50周年的金婚纪念日。


1991年夏,在子女和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他们夫妻相偕回到了阔别几十年的庆阳城。许多昔日的情景随着他们的脚步一一浮现出来,勾起了多少美好的回忆。他们来到当年赵兰香任教的那所学校,来到了他们举行婚礼的教室,来到了在田家城居住过的窑洞,来到了赵兰香小时候无数次走过的钟楼巷、慈云寺、周祖陵。


岁月沧桑,白驹过隙,过去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赵兰香无限感慨。赵兰香还特地去看望了昔日的伙伴边兰英,年届古稀的两位老人携手相对,共同追忆少女时代的人生憧憬,小庭院中留下了她们快乐的笑声。


那一次的庆阳之行,是耿飚和赵兰香对往昔峥嵘岁月的一次共同缅怀,也是耿飚在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来到陇东。那个突然断电点着蜡烛的庆阳城之夜,依稀使他们回到了50年前。


他们读书散步、著书立说,悠闲地度过了近10年平静的退休生活之后,2000623日,耿飚安详地闭上了双眼,把思念和悲伤留给了赵兰香,那位用一生追随他、热爱他、辅助他的贤德夫人。


赵兰香以最好的方式纪念丈夫,夜以继日,用一年多时间,组织人员搜集、整理出版了上下两册《耿飚传》,把对丈夫海一样深、山一样高的爱情,融进了浩浩百万字的记叙之中,也融进了热爱他们的庆阳人民的心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