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行动

功臣关爱,远征英雄 ——入户慰问颜彭邦、孙锡祜、杨汝昌、罗炳富

作者:李慧 满江红   文章来源:功臣关爱   点击数:659    更新时间:2015-08-24 21:22:02

功臣关爱,远征英雄

——入户慰问颜彭邦、孙锡祜、杨汝昌、罗炳富



   8月24日“功臣关爱,远征英雄”慰问组入户慰问颜彭邦、孙锡祜、杨汝昌和罗炳富四位老人。


   颜彭邦,1923年出生,大理人,1941年参军,二十集团军司令部任中尉副官,参加过鹿窝河、高黎贡山作战,在高黎贡山战斗中身负重伤。


颜老夫妇


   1944年5月,颜彭邦在的部队向盘踞在高黎贡山的日寇发起猛攻。“这是一次恶仗”颜老回忆道:“敌机在上空狂轰滥炸,耳边是炮弹爆炸的轰鸣,双方你争我夺,打得很激烈。”


   高黎贡山的地势太险了,在向山上冲锋的时候,越接近山头坡度越大,最大能到七八十度的仰角,冲在前面的人要靠身后的人推着或者把自己拴在粗树杈固定住,之后才能举枪射击。


   激战中,颜彭邦不幸被敌人的弹片击伤右腿,伤势严重。老人回忆说:“当时我不怕死,上级下了命令就要将生死置之度外。杀红了眼,身上沾满泥土和鲜血,有自己人的,也有敌人的,根本感觉不到疼,就觉得腿上一下子热乎乎,用手一摸满把血,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负伤了。”


高黎贡山区


   颜老说:“后来多亏六位战友把我护送到战地医院治疗,才保住了性命。我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六位把我从生死线上救护下来战友。”


   颜彭邦老人今年已经93岁了,但眉宇间仍隐约可见年轻时的帅气,我们问老人:“您年轻的时候很帅吧?”他笑着说:“帅的!我到哪里都挺受欢迎!”老人去年还能自己行走,今年只能靠人搀扶。临别时,我们向老人致谢,老人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我一个人做不了多少事。”我们说还会再来看望他,老人说:“我家就住这,我的房子就在这,我不搬家的。你们爱我,我也爱你们,你们年轻人要多为人民做事!”


   孙锡祜,1928年生,大理人,1943年参军,保山宪兵20团3营9连3排8班,在后方配合中国远征军腾冲战役、龙陵战役、松山战役。


爷孙俩


   孙老的连队在保山板桥的检查站负责检查滇缅公路上的运输车辆。当时有破坏分子开车前来破坏滇缅公路,甚至袭击守卫公路的宪兵,均被孙锡祜他们击毙或抓获。孙锡祜回忆当时每日约有10到30辆左右运输团的车经过滇缅公路运送物资,他所在部队的工作保障了滇缅公路的畅通与安全,一直驻守板桥到1945年日本投降。


   杨汝昌,1925年生,大理人,1940年参军,6旅2团直属特务排,在云南保山、越南等地参加过对日战斗。


您是好样的!


   1945年初,杨汝昌随部队参加滇南防御日军的河口战役。一次与日军激烈对射的过程中,我的脚后跟被日军的子弹射伤,由于伤势不重,我也不顾伤势,我随同我们特务排追击日军到河中,当日军要调船头跑之时,我们击沉日军的橡皮船,活捉了7个日军。


   杨老对我们说:“虽然我的一生经历坎坷,但是我能活到现在,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儿女也都孝顺,比起在抗战中,早年阵亡的我的上司和战友,我是很幸运和满足了。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们还能被社会认可和关爱!”


   罗炳富,1919年生,大理人,1937年参军,滇军58军2团,上士班长,参加过长沙、武汉、南宁等地对日作战,随后被编入中国远征军直属工兵指挥所,在腾冲一带与日军作战。


看望罗老


   今年96岁的罗炳富,我们去看望他的时候,是儿媳妇搀扶着出来的,他的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另一只眼睛看东西模糊不清,他要靠听声音辨认人,老人回忆自己18岁参军,在一场战役中,敌人一发炮弹打来,他前面的战友全部被炸死了,老人也被炸晕过去,老人起来后,摸了自己的脚凉凉的,一看发现全是血,当时救助不及时,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战壕遗址


   老人现在年纪大了,血液流通不畅,更加重了病情,至今他的脚还要每天消毒换纱布。当地统战部的工作人员说,去年来看老人时,要比现在的精神状况好的多,还参加了基金会在大理的启动仪式。老人现在与儿子儿媳住在一起,老人说他们都照顾的很好,有好吃的都要买给他吃,生病了就带他去医院看病,老人现在已经有玄孙,是一个五代同堂的幸福家庭。我们和老人约定,会再来看他,要他一定保重身体,老人激动地答应我们“好!”。握着老人颤抖的手,我的心里很难过,不知道此生能否再见到老人家一面,所幸“功臣关爱”赶在了老人还在,为他献上我们的一份心意。能够成为功臣关爱的一员,是我一生的荣幸。


   四位老人,虽然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但却拥有相同的抗战经历,他们都曾经是舍生忘死,保家卫国的民族英雄。向所有抗战老兵致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