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行动

“功臣关爱 情系军垦” ——关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第十师活动

作者:项目组成员   文章来源:网站原创   点击数:1234    更新时间:2015-07-14 17:20:53

功臣关爱情系军垦”

   ——关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第十师活动

2015年7月8日至14日,北京志远功臣关爱基金会秘书长兰绍君带领项目小组一行9人,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第十师开展关爱活动。此次新疆之行,前往第九师和第十师的干休所参观慰问;看望了7位兵团战士;到185团西北第一连纪念馆、地窝子、抗洪纪念碑,第九师孙龙珍烈士纪念馆、烈士墓,小白杨哨所等地参观、学习。

慰问九师、十师干休所

79日和713日,项目小组来到兵团十师和九师干休所,看望那里的老战士,并为他们送去了文艺节目。十师和九师干休所是基金会关爱的18家养老院、干休所其中的两家,基金会为其各出资10万元,用于改善养老设施。

秘书长将纪念铜匾赠与九师干休所所长魏新利


兵团子弟,武警文工团歌唱家钱志刚献唱


献上舞蹈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活动现场热闹非凡,项目组工作人员向老战士献歌,老战士也与我们互动起来,虽都年过古稀,军人风采依旧,整齐地站成一排齐声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最后我们还一起合唱了《团结就是力量》。

老战士们一展歌喉


项目组人员献上《团结就是力量》


现场欢乐的老战士


基金会提供资金为干休所的门球场翻修一新


欢乐的大合影


惜别,珍重!


西北边境第一团——185

这里,几十年前是地图上没有标记的地方。

这里,距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仅隔一条界河。

这里,一望无际的荒滩戈壁,除了无尽的寂寞,便是恶劣的自然环境。

这里,是“世界四大蚊区”之一,有“不适宜人类居住地”之说。

185团在地图上的位置


但是这里,生活着一群特殊的人,他们的营地在国防军的前方,在边防哨所的前沿,他们的庄稼种到了界河边、铁丝网旁,哨所的官兵走了一茬又一茬,而这些人一住就是几十年,真可谓“铁打的营盘永远的兵”,他们是“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这就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185团。

这里的兵团战士,除了要守着250多公里的边境线,忍受着在荒滩戈壁中无尽的寂寞,还要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做斗争。有人开玩笑说:在这里一年要死四次,春天被洪水吓死,夏天被蚊虫咬死,秋天被风沙刮死,冬天被冰雪冻死。尤其是夏天,这里铺天盖地的蚊子和小咬,局部每平方米可达1700多只,能咬死天上的飞鸟和地上的家禽。




在祖国最西北端齐声高喊“祖国万岁!”


我们到来的季节,便是当地蚊虫最肆虐的季节。刚一下车,迎面扑来一团蚊子和小咬,它们扑到脸上、手上,甚至能隔着衣服吸血。没曾想,在白天它们就这般猖狂。我们尽可能地用手不停地挥打,用衣服驱赶,可是仍旧挡不住这么多蚊虫的叮咬。当天的关爱活动结束后,每个工作人员的脸上,脖子上,后背上,手背上已是十几个肿包,一天下来我们就无法忍受这里的蚊虫叮咬了,但是常年在这里巡边、守水的兵团战士每年夏天都要与这里蚊虫做斗争。我们真实地体会到了他们的艰辛和不易。

随行摄像组人员被小咬和蚊子叮咬后满脸红肿


李青春哭了

从185团团部向西走,便进入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房前是蜿蜒流长的别列孜克河,屋后是沙浪萦回的无际沙漠”,李青春就是在这无人的荒野中恪尽职守,提供着下游近六万亩土地的灌溉用水,守卫着祖国的西北大门。早在2011年耿志远理事长就曾率队冒着风雪到这里来看望他们。

7月9日下午,项目组一行来到这里看望基金会的“老朋友”——生活在这里的“大漠深处守边人”李青春夫妇。适逢暑假,他们的女儿李晶也回来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这短暂的相聚时光是夫妇俩每年最期待的。

基金会秘书长兰绍君把一面绣着“扎根戈壁精神不老,携手戍疆伉俪情深”的锦旗、一枚功臣关爱勋章,献给李青春、张晓芸夫妇,并送给他们手机、DVD机、光盘、保温杯等实用品。她拉着张晓芸的手,深情地为她演唱了一首歌曲《望月》,表达我们大家的敬意和关爱。

“军功章也有我的一半!”,妻子张晓芸欣喜落泪



兰秘书长询问李青春还需要哪些帮助时,李青春,这个坚强的汉子哽咽了!一时间,大家都愣住了,不知所措。片刻之后,他眼里闪着泪光,激动地说:“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机会能到伟大的首都北京去看看,是耿理事长,是基金会提前实现了我的愿望,我满足了,别无所求!”听到此,陪同看望他们的185团刘政委也哭了,我和大家都热泪盈眶,十师组织部王副部长激动地说:“我认识李青春多年,他一向沉默寡言,从未见过他如此动容!”

项目小组与李青春一家三口的合影


张正美——“我平生的第一个奖章!”

在桑德克民兵哨所,我们见到了在这里坚守了26年的马军武夫妇。1988年,风华正茂的帅气小伙儿马军武才19岁,他主动要求到阿拉克别克界河边建立的桑德克哨所担任巡边守水工作。初到哨所时,他看到对面前苏联在边境线上升起的国旗,他也萌生了这样的念头,“哨所虽然偏远,但代表着祖国的尊严!”,从那时起,他便每天早早地升起国旗,开始一天的工作。

有人统计过,26 年来,马军武沿着界河走了29 万多公里,相当于绕地球7 圈,磨破了400 多双胶鞋,穿烂了40 多套迷彩服。他在这荒无人烟的边境上升国旗、巡边、守水,在边防线上站立成了“移动的生命界碑”。

马军武夫妇带着防蚊帽在维护边界的铁丝网


此次看望他们,我们献上了功臣关爱勋章,表达我们对功臣模范的敬意,妻子张正美举着勋章,无比自豪地告诉我们:“我也有奖章了,马军武他是‘名人’,他有很多奖章,而基金会送给我的是我这辈子得到的第一枚奖章,我太高兴了!”。

“我也有军功章了!”,马军武妻子张正美无比自豪!


也许鲜花,白纱,教堂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浪漫婚礼,但在这里,真正的浪漫是国旗,界碑,勋章见证着他们平凡和永恒的爱情。


下辈子你还是我的爱人

1959年至1960年,于志林、孙龙珍夫妇积极响应国家“支援边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号召,先后进疆参加工作,同在吐鲁番工二师十二团火焰山化工厂工作。1962年“伊塔事件”发生后,夫妇俩主动要求来到边境参加代耕、代牧、代管的“三代”工作队。当时的边境非常不稳定,中苏双方时有摩擦。

1969年6月10日,天还没亮,牧工张成山就出牧了。羊群顺着它们熟悉的牧道,一路就走进了当时苏联单方面认定的“争议区”。待张成山发现正要上前阻拦时,对面苏联的边防巡逻兵,骑着马将赤手空拳的张成山强行绑架。

一个牧民看到了一切,他急匆匆赶回连队呼救。当时已有6个月身孕的孙龙珍同战友们操起铁锹棍棒,呐喊着涌向三角地。跑到距离事发地百米远的时候,突然,对方哨所的机关枪响了。一串串子弹飞了过来,其中一颗穿过了孙龙珍的腹部射进胸膛,当战友们迎着弹雨把她从草地上抢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停止了呼吸。鲜血渗透了她的衣服,腹中的胎儿还在挣扎……

后来,丈夫于志林要求把妻子孙龙珍的遗体安葬在哨所旁的塔斯提河畔。也许看着这片牺牲了自己的44万亩争议区域已归属中国,她的灵魂才能安息。时至今日,孙龙珍事件和孙龙珍烈士墓,已然成为塔斯提边防哨所历史的一部分。

向孙龙珍烈士墓敬献花篮


孙龙珍民兵班的女兵们


活动当天,项目组一行看望了于志林老战士,他讲起当年妻子牺牲后,江苏老家曾来函调他回内地工作,他放弃了调离,并将送回内地的两个幼女接回团里。几十年来,他独自带着两个女儿留在团场工作、生活,用厚重的父爱为女儿们撑起了一片天。老战士告诉我们:“我怎么能回去呢,孩子的妈妈还在这儿,我怎么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说着,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我要用守望告诉龙珍,下辈子你还是我的爱人!”

向于志林老战士献上我们的心意



铁骨铮铮——张成山

1969年6月10日,孙龙珍牺牲后,虽我方给苏军猛烈的还击,但最终并没有救出张成山,他被苏军带到苏联境内,进行关押。在这段时间里,张成山受到了严刑拷打,但他坚决不透露我方任何信息,因此被打的遍体鳞伤。他说:“保卫国家是我的责任!”,后经过双方军事会晤交涉,最终把张成山从巴克图口岸送了回来。张成山因伤势过重,被送往石河子医院治疗三个月。1969年国庆,张成山应邀前往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受到毛主席接见。

见到这位老战士,我们不由地要向他致敬


小白杨哨所

每个哨所都有故事,小白杨哨所的故事堪称传奇。小白杨哨所也是在“伊塔事件”这一特殊历史背景下建立的。初建时期,生活异常艰苦,当时主要想着封控边境,对抗侵略,而生活保障等方面几乎忽略。官兵们先到位,后建站。小白杨哨所位于巴尔鲁克山脚下,虽然海拔只有1000多米,但缺水缺电缺保障。不少连队的连史上都有相似的记载:三峰骆驼一口锅,三根木棍搭地窝,三把炒面一口雪。即便这样,哨所一代代官兵以苦为乐,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克服了重重困难,才在漫长的边防线上扎下了营盘。

1962年到1982年的20年里,一代代哨所官兵坚持种树,可由于没有水,年年都是“春天一片绿,冬天一把柴”。在这里,种活一棵树,对官兵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奢望。直至锡伯族战士陈福森从伊犁老家辗转千里背回了母亲亲手培育10棵白杨树苗,150团一个班的战士为了种活10棵小白杨,自己喝了一个星期含有芒硝的苦水,却把千里之外运来的食用水全部给了小树苗。

然而,两个月后,小白杨由于不堪忍受干旱高温、风沙肆虐, 9棵小树苗相继枯死,只有离哨所最近的那棵在顽强地抗争着。官兵们的心疼啊,训练没劲,吃饭无味。陈福森干脆跑到那惟一的白杨树下偷偷抹眼泪。这惟一的小白杨在战士们精心呵护下,一天天茁壮成长,枝繁叶茂。哨所旁终于有了生命的绿色。

如今,那昔日的小白杨已经长成了需两个人才能合围住的参天大树。哨所的官兵在树旁的斜坡上用白灰和石块堆砌出一排醒目的大字:“发扬小白杨精神,守好祖国西大门”!

半碗黄沙半碗风,半个百姓半个兵,多少将士思乡梦,尽在亘古荒原中!兵团人用他们大漠埋不了,流沙卷不走的心,扎根边疆,甘守寂寞,成为一片片活着的“胡杨林”。

“小白杨守边防”


返回顶部

上一篇文章: 铭记白山黑水情

下一篇文章: 功臣关爱 情系沂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