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行动

功臣关爱 远征英雄 ——慰问云南德宏、保山地区中国远征军和滇西抗战老兵 活动纪实

作者:耿巍 采访:王建树 图片:吴冬娜   文章来源:网站原创   点击数:2041    更新时间:2015-03-24 15:36:32

功臣关爱远征英雄

——慰问云南德宏、保山地区中国远征军和滇西抗战老兵

活动纪实


2015321日至23日,北京志远功臣关爱基金会“功臣关爱,远征英雄”——关爱中国远征军和滇西抗战老兵活动慰问组陪同为本项目捐助善款的香港著名慈善家盛承慧女士来到云南省德宏、保山入户看望抗战老兵。这是继2013年“远征英雄”项目启动以来,基金会连续第3年关爱抗战老兵,也是盛女士第三次来到云南参与入户慰问活动。


“你们爱国家就是爱我”——百岁老兵曾辉

基金会一行首先看望了曾辉老人,曾老今年101岁高龄。1943年入伍,中国远征军第二军第九师27团防毒排排长。曾老是德宏州健在抗战老兵中军衔最高,年龄最大的一位。

我们一大早抵达曾老家,老人刚刚起床,因年事已高,身体有病,老人活动不便需要坐轮椅,身上还插着导尿管。得知我们到来时,老人坚持要穿戴整齐再出来见大家。

我们拿出了基金会新做的宣传册请老人看,曾老听说上面有他的照片,激动得连声说好。

百岁老军人曾辉


盛承慧女士为曾老发放惠助金,曾老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连说谢谢。盛女士笑着问老人家:“现在还能自己吃东西吗?”老人笑着说:“只能吃些打碎的东西了,老了没牙了。”曾老对我们说:“我很感激你们!现在我老了,不能劳动了。”我们安慰老人道:“您年轻的时候给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是抗日的民族英雄,我们很敬重您。”曾老的思绪一下子回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战场:“打仗的时候,天天离不开枪杆子,我是防毒排的排长,敌人带着化学武器来放毒,我就要采取紧急措施。”我们关切的问:“您那么小的年纪当兵打仗怕不怕?”曾老说:“我不怕。为了中华民族,我当然不怕,无条件的爱中国,为了民族献身,我死都不怕,还有什么怕的。看着国家、民族一天天兴旺起来,我心里高兴!”说到这里老人的声音哽咽了,眼睛里满是激动的泪水,我们也不禁潸然泪下。为了不影响老人的情绪,我们赶紧转移话题。“曾老,您去年说我能长寿,是为什么呀?”吴冬娜副秘书长风趣地问,“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为祖国奋斗。”“哈哈,曾老对我们的年龄重新定义了,65岁以下的都属于年轻人了。”现场的气氛又活跃起来,充满笑声。曾老高兴地说:“你们这么多人关心我,我真是受之有愧呀,谢谢你们这样尊重我。你们好好爱国家,就是爱我!”


打死的鬼子数不清——康洪宝

   离开曾辉老人家,我们前往芒市江东乡花拉厂三村,该村位于海拔1600米的大山里。车辆自离开公路主干道后,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开了一个半小时,见到了90岁高龄的康洪宝老人。

山路崎岖,慰问组要不时下车步行通过危险路段


   康老一生未婚无子女,也没有经济来源,现在由其侄儿赡养。老人独自生活在一个小院里,屋内设施陈旧简陋,没有像样的家具、电器。

一见面康老就主动向我们介绍起胸前一枚枚奖章的来历,老人说:“我们那时候找仗呀,太苦了!那完全是拿命抵得呀。当时我们53军、第8军和另一个军,总共三个军,把敌人撵到缅甸去。我打死的鬼子可数不清,年轻的时候眼睛好,枪枪都能打的着。现在眼睛花了不行了。”

我们为康老发放了关爱金,功臣关爱勋章和礼品。老人认真地打开装关爱金的信封,看到里面有厚厚一沓钱,老人脸上乐开了花诙谐地说:“呀!这么多,太好了,谢谢你们啊!”我们询问老人的生活情况,老人说:“现在和大侄子生活在一起,家里人对我都很好,有吃有穿。”

康洪宝老人与慰问组合影


临别,热情好客的康老还一遍遍地说:“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我还没招待你们呀你们就走了,你们一定还来啊!



永远88岁——崔炳连

离开康洪宝老人家,驱车40分钟,到达江东乡李子坪村,崔炳连老人居住的山村,道路崎岖狭窄不能行车,我们弃车步行来到崔老家。

崔炳连,92岁,1943年入伍,中国远征军20集团53军。崔老已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现和子女住在一起,家庭主要收入靠子女务农,是村里的低保户。

崔老的家


崔老的家坐落在山坡上,整个院落有三间正房、二间侧房和二个棚子构成。正房的房顶用石棉瓦铺成,木板的墙壁四面透风。为了防老鼠咬,全家四季穿的衣服都挂在正房的房檐下。两间侧房一间用来储物,另一间是孙子们居住。一个棚里堆放着木柴,另一个是牲口棚养着一匹骡子,这是崔老家里最大的一笔财产。

早在20133月,“远征英雄”项目启动之初,基金会耿理事长就曾入户慰问过崔炳连老人,当时耿理事长看到崔老家房屋破旧,专门嘱咐项目组为崔老拨款15000元用于修缮房屋。

这次老人听说北京又来人看望他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慰问组向老人转达了理事长的问候,崔老双手抚摸着关爱金的信封高兴地说:“谢谢你们来关心我,来看我,太好了。可惜我眼睛瞎了,看不到大家了”。我们安慰他要多多保重身体,并叮嘱崔老的家人一定要尽心照顾好老人。盛承惠女士问老人家多大年纪了,老人幽默地说:“88岁。”大家都开心地笑了,因为崔老已是92岁的高龄了,我们希望崔老在“功臣关爱”和爱心人士的关爱下,生活得越来越好,心态越来越年轻。

双面失明的崔老向我们行军礼


据我们了解,崔老的孩子用每年基金会惠助的8000元钱为老人买了营养品,去年基金会专门拨给崔老修房子的款早已落实到位,目前建筑材料已经备齐了只等开工。祝崔老早日住上整洁、舒适的新房子。


打倒7个鬼子——丁洞泉

年轻时随部队四处作战,在腾冲战役中腿部、臀部多处负伤,现又患有多种疾病,依靠女儿、女婿赡养的丁洞泉老人,是我们的下一位慰问对象。

丁老,1941年参加东北军,后奉命调防云南腾冲与日本作战,曾参加过腾冲桃江山、高黎贡山、董库等处战斗。

我们来到丁老位于梁河县河西乡芒杏村的家。丁老接过关爱金,满脸的幸福与快乐,收到功臣关爱勋章和礼品后,老人连声道谢。

丁洞泉老人


丁老其实刚刚出院,现在仍有呼吸困难,但只要一说起昔日打鬼子的事,老人精神十足:“民国年间去打仗,打倒日本鬼子7个人……有一次天刚蒙蒙亮,鬼子来偷袭,混在一起分不清你我没法开枪,就开始拼刺刀。后来我腿上负了伤……”

丁老现在还坚持每天劳动,在孩子开的小商店卖货,据丁老孩子说老人脑筋特好,找零钱从来没找错过。

这次给丁老的惠助,丁老家人会主要用老人接下来的住院治疗费用,我们祝老人身体健康!


替兄从军——周德明

周德明,1944年入伍,编入五纵队二中队2分队,在芒市、龙陵地区参加过抗战。现居住在曩宋乡曩宋村八组,无固定收入,未婚无子女,靠侄子、侄孙赡养。

周德明老人给青年志愿者讲打鬼子的故事


基金会的青年志愿者董雯雯为周老送上关爱金、功臣关爱勋章和水杯。她请周老讲讲抗战的故事,周老说:“当年我是替哥哥参军的,因为按当时的征兵规矩,我哥要被征去当兵,我想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需要哥哥照顾,我就毅然决然的替哥哥去当兵。一次战斗中,我们遭到日本鬼子的伏击,当时很危险,我亲眼看着身边的战友被炮弹炸飞,自己的右腿也受了伤……”

为了不打扰周老休息,我们提出要回去了,老人执意要给大家冲茶,周老说:“谢谢你们,大老远来了,哪能不喝口水就走。”


约好了下次见——周占廷

离开了周德明家,我们驱车来到另一位姓周的老人家中。他叫周占廷,也是1944年入伍,也被编入五纵队二中队2分队,在芒市、龙陵地区和日本鬼子作战。现居住在曩宋乡马茂村民委员会马茂村,主要依靠子女赡养。

慰问组工作人员搀扶生病的周占廷老人


不巧的是,我们到来的时候,周老正患感冒,身体不适。我们没做过多的停留。将关爱金,勋章和礼品交到老人手里后,起身告辞。可老人非常高兴,一下见到这么多钱有些不知所措,一再表示感谢,我们与周老约定下次一定再来拜访他,听他讲抗日的故事。


流落他乡——屈绍理

322日慰问组再次由芒市出发,驱车1个半小时,来到盈江县慰问屈绍理老人。

屈老,1938年入伍,远征军预备2师。现居盈江县,无收入,依靠子女赡养,生活困难。

老人收到关爱金、勋章、水杯时,连连说:“对不起,让你们走这么远的路来看我。”

屈老讲话口音重,当地工作人员做翻译


屈老给我们讲了他参加的“怒江坝战役”:“当时美国的飞机从空中轰炸,我们在地面上开炮,联合作战,炮轰日本鬼子。不然日本鬼子已经准备好了船只,就要渡过来了。我当时是炮兵团的炮手,那一仗打死好多日本鬼子。”

屈老说:“那年我15岁,一天在家睡觉起来上厕所时被抓了壮丁当了兵。因为个子小,背不动枪,当时也不爱出力,不想上前线,所以当了炮兵,三个人一个炮轮流换岗。面对敌人不能害怕,因为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当时我因为害怕三天都吃不下饭,有个老兵告诉我,反正死了就死了先把饭吃饱,当时也没想到什么大道理,只想能活着回家。后来打到畹町,部队打散了,只剩下我们3个人,不知到哪里去,在当地的老乡指引下来到了这里……”


走着去打鬼子——马仲岐

离开屈老家,慰问组在崇山峻岭间又穿行了2个来小时,来到瑞丽市马仲岐老人家。

马仲岐,1941年入伍,第二军第九师2637连,从19412月到抗战胜利参加过大大小小许多战斗。解放后在瑞丽农场建筑公司工作,现在生活来源主要依靠退休工资,与子女共同生活。

90岁的马老,声音洪亮,步履稳健。

基金会项目经理陈悦为马老送上关爱金、勋章和功臣关爱水杯。

马老和基金会工作人员在一起


马老回忆道:当时他是被抓壮丁当的兵,从湖北宜昌一步步走到重庆,在那里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后,就去打宜昌。又一步步走到了云南,到昆明来打日本鬼子。在战场上打死了能有二三十个鬼子。马老总结出战斗的经验,那就是在战场上千万不要害怕,一定要听指挥,该冲就冲,该退就退。

马老面对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我们,感慨地说:“我感谢共产党!感谢人民政府!感谢今天来的老、中、青三结合来到这里。大家这么远的路程来看望我,感谢共产党的关心!感谢人民政府的关心!对我全家的关心。这个太难得了,以后永世不忘,谢谢大家!”


一位志愿者在随队慰问了8位老兵之后感慨地说:“老人们的记忆力大不如前,不记得基金会的名字,也不记得我了,但一提起抗战,精神就来了,嗓门也高了。”

“在来之前听基金会的朋友说,许多志愿者来过之后都爱写一些东西,说实话我当时真的不信。”一位80后女孩很有感触:“但看望过这些老兵,为老人们做了点实事,陪着老人坐坐聊聊,真的感触很多!回北京后,我要更孝敬我的长辈,用心陪伴他们度过今后的每一天。”

另一位志愿者是第一次参加慰问活动,但看到老人生活条件艰苦,听到老人讲述当年抗战的故事后,被老人的精神深深感动,当即向8位老人每人捐赠2000元。

盛承惠女士在写给基金会的信中说:“每年一次的‘云南相会’,虽然探访工作都是路途颠簸,风尘仆仆,时间紧凑,行色匆匆!但当见到老人们脸上的笑容,才感觉到这是我们最大的福报。感谢功臣关爱基金会为我搭建了这一平台,守着初衷陪伴我走过这三年的探访之路。我深明这其中具体工作之繁琐、之复杂、之辛苦,为此,我对自己的坐享其成深怀感恩!请代我向耿志远先生伉俪表达衷心的感谢!期待着明年今日,互相扶持,同行于这崎岖的山间小路。”

感受着老人们的英雄故事,体会着志愿者们的肺腑之言,耳边又响起了百岁老人曾辉的那句饱含深情的话语:“你们爱国家就是爱我!”

大爱无疆,浩气永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