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资料

坚守,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作者:功臣关爱   文章来源:北京市公安局   点击数:470    更新时间:2015-10-08 17:58:58

坚守,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记密云县局巡警大队七中队原中队长王继稳


   王继稳,男,1969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1989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系北京市公安局密云县局巡警大队七中队(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中队长。曾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个人嘉奖6次。2015年6月28日,已连续三天坚守岗位的王继稳感觉异常疲惫,原本打算回到单位宿舍休息一会儿继续上岗,却再也没能醒来,将生命的时钟永远定格在了46岁。


心细如发敏如电


   密云县地处北京东北部,东、北、西三面群山环绕、峰峦起伏,是华北平原与蒙古高原过渡地带,为中原地区至东北、内蒙地区的交通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有“京师锁钥”之称,历史上涌现出不少可歌可泣的戍边把口,守卫家乡的英雄人物。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王继稳是地地道道的密云人,在他身上,也秉承着一种为国奉献、尽忠保国的坚守精神。“热情、豪爽、身材魁梧”是同事对他的直观印象,但接触下来,大家往往会发现“粗犷”的外表下,老王却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注重细节的人,到检查站以后执勤着装、姿势、内务都是管理的重点,我曾亲眼看见王队因为有保安穿着拖鞋进食堂而遭到他的批评”。墙子路检查站驻站队副中队长张士儒回忆到。“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后来我们发现这种精细化管理直接转变成了战斗力,检查站这几个月抓获的违法犯罪嫌疑人同比上升了41.6%” 。

张士儒清楚的记得,今年5月的一个下午,一辆福建牌照的SUV轿车朝检查站开来,因为是外地牌照进京车辆,民警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准备放行的时候,王继稳却拦下该车,并让民警对司机及随行男子进行尿检,结果出来后大家吃了一惊,司机和男子尿检均呈阳性,显示刚刚吸食完毒品。在后来的审讯中,两人对吸食毒品的事实供认不讳,并称知道有检查站也做了“精心准备”,但没想到还是被查出来了。

   事后大家都在夸王继稳长了一双“神眼”,并追问看出嫌疑人的原因,他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最后总结为俩字儿----“细心”:当时在对司机和随行人员进行身份核录时,王继稳发现两人都来自同一地区,这么多年的从警经历告诉他,当地是吸食毒品的高发区,随后王继稳又暗中观察了一会,两人说话和行为与正常人相比显得有些生硬,便让民警作进一步调查,结果抓住了两名吸毒人员。

   靠着这种细致劲儿,王继稳在曾经工作过的岗位都得到了领导、同事和群众的一致肯定。特别是在2012年“十八大”安保、 “7.21”特大自然灾害抢险救灾工作中,身先士卒,始终战斗在一线,圆满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在冯家峪派出所工作期间,王继稳同志共参与查处治安案件300余起,调解民事纠纷200余件,在查处的案件和调解的民事纠纷当中无一例投诉。在巡警大队工作期间,王继稳带领外勤民警、检查站民警共检查车辆5万余辆,核查人员8万余人,收缴其他各类违禁物品100余件。

   “王队的细心不仅体现在工作中,更体现在对战友的关怀上”,巡警队民警李宝春怎么也没想到,22日上午的晨会,竟然是自己和王继稳的最后一次对话,“当天晨会后,继稳找我主动提出替一天勤务,说孩子‘中考’是一辈子的大事儿,让我踏实回家陪孩子。”当时李宝春挺意外的,因为他并没有主动请假,王继稳居然还记得这事儿。 “大伙都不能接受,队长怎么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不声不响地走了”李宝春哽咽的说。

因为战友孩子中考,作为队长的王继稳26日替李宝春代班,从26日上岗到28日下午离世,他连续值班三天。检查站的辅警陈伟南回忆,28日中午12点,已经站岗4个小时的王继稳让他去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吃过午饭就回宿舍休息了,下午2点多他还曾下楼嘱咐向局里交材料,之后因为不舒服又返回宿舍。

   晚饭时王继稳没有下楼,大家以为他连续值班太久太累就没有叫他,可直到晚上6点半仍然没有见到王继稳,陈伟南直接来到宿舍,才发现他已经不省人事了。此时,时间定格在晚上6点50分。“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只是药瓶倒在枕头旁,可能是想起身拿药,却直接倒在了床上”陈伟南说。


百姓的事比天大


   王继稳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来自于普通百姓,最知道百姓的需求是什么。他认为群众的事儿比天大,群众的安危是他最大的牵挂。

   从警以来,有些案件之所以能做到案发即破,这跟他平时打下的群众基础有直接关系,他善做群众工作,喜欢交百姓朋友,能和辖区群众融在一起、打成一片,在他的朋友中,有三轮车夫,有工地农民工,有出租车司机,有搞汽车租赁的小老板……大家都说他为人谦和,都很愿意为他破案提供线索。他在百姓和战友的口碑中,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更是大家公认的。

   距离密云县城东北40多公里外,掩映在山涧中的冯家峪镇西庄子村是王继稳几年前曾经工作的地方,不少村民都还记得这位身穿警服满脸笑容的冯家峪派出所副所长。

   49岁的村支部副书记刘长保得知王继稳去世的消息后,不禁老泪纵横。刘长保回忆说,王继稳对辖区群众没说的,谁家有事儿找到他必定全力以赴帮忙,尤其是对辖区里的几个精神病人,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他们几个犯病时,有的砸家里东西,有的离家出走,有的乱打人,谁都控制不了,只有王继稳的话他们才听”。

   2009年7月的一个晚上,村民张大爷向王继稳求助,他的女儿小丽因为之前恋爱问题受了刺激,变成了间歇性精神病,当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离家出走了,打电话也不接,一直到晚上9点多还没回家,心急如焚的张大爷拨通了王继稳的电话,原本当天在家休息的王继稳二话没说,直接驱车40多公里赶到张大爷家,与小丽的亲属挨家挨户找人,可是他们把附近几个村寻遍了也没找到小丽。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王继稳提出去小丽要好同学家找找,他开车带上张大爷先去了远在百公里外顺义小丽原来的学校,通过老师知道了几个要好同学的住址,一个个的电话或走访,最终在一个女同学家找到了离家出走的小丽,当时已经是凌晨5点过了。

   对于村里几个精神病人,王继稳隔三差五就会去他们家里转转,有时候提上一袋面或一桶油,有时候会“投其所好”的送点小玩意儿,久而久之几个病人接受了王继稳,在节假日或重大安保时期,从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村里要有点什么事,他特别上心。每次叫他邀请或留他在村委会吃饭,他都说所里有饭,把事儿办好就回去了。我现在很后悔,这么多年咋就没能留他吃一顿饭呢?”冯大虎哭着回忆到。

   “我们前后脚到派出所的,5年的时间相处得像亲兄弟一样,没想到他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 时任冯家峪镇派出所所长的梁满红回忆和王继稳在一起的日子,唏嘘不已。据他介绍,在担任副所长的5年里,王继稳先后调解处理了500多起纠纷案件,从来没有投诉的。在他看来,王继稳特别善于做群众工作,不仅通过语言打动别人,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心,把老百姓的事放在了心上。

   2014年除夕夜,王继稳和梁满红两人正在辖区巡逻,突然间接到村民报警,在距离派出所40公里外的南台子,一户村民家中起火了,因为房屋是木质结构并且家中有煤气罐,情势十分危急。王继稳开着警车一路狂奔,原本要近40分钟的车程,他仅用了20多分钟就到达现场。警车刚刚停好,梁满红还未来得及部署,王继稳便抄起灭火器冲向居民家中。

   当时火势大概有两米多高,住户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太太,站在门口都吓傻了,王继稳冲进去先把煤气罐搬了出来,后来和梁满红又用灭火器一阵喷射,最终将火扑灭。“现在想起来真挺后怕的,谁也不知道屋内什么情况,万一煤气罐爆炸,后果不堪设想。”但对于王继稳奋不顾身冲进火场的“壮举”,梁所长并不惊讶,因为他知道王继稳一向如此,百姓的事儿比天大。



要留清白在人间


   警察,是一个顶着光环让人羡慕的职业,但在王继稳妻子姚春文的回忆里,自己的警察老公除了常年不在家,并没有给家里带来什么好处。

王继稳的家在密云县城一街新村,红砖黑瓦三间平房院落。走进家中,10多平米的客厅除了一个用布套罩住的老式沙发,一台25寸的康佳牌彩电,一个茶几和上面的热水壶,客厅里再没有其他家具。墙上返潮留下的痕迹被妻子用几张打印纸粘上,倒是一幅“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格外醒目。

   1989年,姚春文认识了王继稳。姚春文说,两人正式确立关系后,因为家庭条件所限,在见父母时王继稳自己拿出了几百元的积蓄当做给妻子的见面礼,办婚礼置办家具前前后后也只花了千余元。因为没有什么积蓄,结婚时的沙发和床还是从家具店赊来的,后来每月拿工资才慢慢还清,房子也是租住在县城的瓦房。“就是看上了他人品好,才决定答应嫁给他。”

2000年5月,姚春文下岗了,王继稳成了父母妻儿五口人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有人劝当时已经是副所长的王继稳,你在公安局大小也算个领导,给自己老婆解决个工作不是啥问题吧,甚至有一些朋友主动要给姚春文找工作,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刚开始姚春文也不理解,难道自己老婆是下岗工人很光荣?但王继稳依然坚持自己原则,不愿开口欠下人情债,因为他知道,别人愿意帮他更多的是看中他手中的权力。慢慢的,姚春文也理解了丈夫,不再提找工作的事。

   “日子虽然清苦,但他总说违反原则的事儿不能办,我也不能让他为难。”姚春文解释说,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丈夫清清白白的做了一辈子的警察,现在也希望清清白白的走。

   “别人都是以家庭为重,但老王绝对是一个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人” ,姚春文这样评价自己的丈夫,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全家难得聚在一起的时候,王继稳接到单位电话后,二话不说就赶往单位。甚至有一次,他接到紧急电话回去加班,完事儿之后已经是凌晨3点了,大家正准备休息他却匆匆赶回家。原来,当天夜里姚春文不在家,为了尽快赶往现场,在家带孩子的王继稳看着熟睡年幼的儿子,只能将他反锁在屋内。

   “每年老王在家时间只有3个月左右,家人生日基本没在一起过,结婚以来也就在家过了两次春节。他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退休时能攒够钱买一辆商务舱,带着老人孩子去旅游,把这些年亏欠的补回来。”姚春文一想到王继稳永远也无法兑现的承诺,忍不住眼圈发红。

   王继稳的儿子王赫如今在警院读大三,因为父亲去世的缘故,这两天回到家中陪伴母亲。

“这件事情最大的触动就是让我觉得不再是个孩子了”王赫说,原来外面有老爸、家里有老妈,自己就负责读书,其它事情一概不管。当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现在每天都去医院照顾受刺激而病倒的奶奶,陪着妈妈操办家里的大小事情,有空了还给爷爷打个电话宽慰老人。

   高中的时候王赫原本想报传媒大学,但热爱警察工作的王继稳却坚持让他报考警校。王赫开始不大愿意,父亲便时不常的带他到工作的地方感受感受,看到工作中穿着警服雷厉风行、机智果敢的父亲,妥善处置一起起警情,成功化解一次次矛盾,帮助群众后收获的赞誉,王赫的心里开始起了变化,并且最终选择了警校。

   “生前不好意思开口,但我从心里崇拜自己的父亲,等我毕业了也要回密云当警察,和爸爸一样,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当一个清清白白的好警察。”王赫红着眼圈却坚定无比的说到。

   落花满地,大爱无声。让我们永远铭记一个名字:王继稳。一位党的好干部、民警的好战友、群众的贴心人,他就这样清清白白地来了,又清清白白地走了,唯一留下的,是一种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的坚守,是一份对职业的热爱和奉献,就像家乡巍峨的古长城,盘桓绵延在崇山峻岭之间。


返回顶部